欢迎进入本网站!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 :主页 > 军事新闻 > 关于洞口县红龙村村民自家自留地被强行霸占的

关于洞口县红龙村村民自家自留地被强行霸占的

导读:尊敬的洞口县人民政府: 本人杨灰桥,系洞口县山门镇红龙村村民,现年63岁。2018年8月21日下午,我家位于本村老园...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尊敬的洞口县人民政府:

本人杨灰桥,系洞口县山门镇红龙村村民,现年63岁。2018年8月21日下午,我家位于本村老园艺场前的自留地被承包该老园艺场的几位承包人在平整、扩建道路的过程中,强行霸占,并在未与我本人协商、沟通的情况下,强行拆毁我自留地围栏、挖我菜地、毁坏我良田种植。我本人发现其行为并前往阻止时,该行为人杨朝峰(本村村民,身份党员)无视我的阻止,并大声呼叫施工人员:“给我挖····给我挖·····”同时,该承包合伙人中张玉光强行拖拽住我的手臂,将我拽离霸占施工现场。我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体弱多病,加之上过两次手术台,根本经受不了他们的这种强制拖拽,加之被他们人多势众的气势吓得浑身哆嗦,子女都有不在身边,我担心我们老两口被他们打,只好回家不得理论。这期间,队委会人员曾提醒并言语示意他们不要占我土地,但他们根本不管不顾,并在当日晚间利用我休息之际,打着手电浇注水泥,对强占我家自留地进行硬化。我仅只是一名小老百姓,只想请示各位领导:是谁给予他们这些人的权利?给予他们的胆量?是强盗行为还是村恶村霸?

据村委会村民公示信息,该老园艺场自后建砖厂倒闭后,由本村杨清石、杨朝峰、张玉光、张宝光(山门派出所工作)、杨少波(其父杨安石为洞口县人民法院干部)等五位老板承包。

为此,我只想请示村委会:一、他们修路强占我家良田已属于违法行为,而在我前去阻止之时,他们非但不停止、不协商,而是采取拖拽我强行离开的行为,已是强行霸占行为,同时,根据土地管理的法律法规规定,私人未办理用地手续,占地是违法的行为。因此,本人要求停止侵权行为,恢复土地原状,赔偿我们损失。

二、我作为一个合法的公民,我坚信我的个人合法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是禁止组织或个人非法侵占我的合法财产的,作为洪龙村的村民,即便他们是合法承包商,我也坚信他们是在符合村民民意的前提下、符合国家法律法规的前提下,一定不会是因为一己私利而结党营私,连最起码的道德底线都丧失掉了,我更相信他们与村委之间的承包合情合法,更认为他们的修路施工是征得政府同意的,即便是这样,为什么我的诉求不能得到村委会的及时解决?难道村委级的行政机构是允许或默许他们这样的侵占?因此,恳请村委领导能及时妥善处理此事。

三、土地是我们农民的命根子,侵占我的土地,就如同要了我的命一样,即便是国家政府征用土地,最起码也是需要公示的,更何况我家土地种植有农作物,他们尽数毁掉,我想问各位领导,毁坏我庄稼的事情是人干的事吗?

四、我一介农民,尚且知道办事是需要程序的,而他们一伙所谓的老板,强占霸占的行为,是无视我这一介农民还是无视国家法律法规?再次恳请村委会领导妥善处理此事,还我养家糊口的土地,如若不能解决,我自会上访,我坚信这么大个中国,必然有能替我们小老百姓解决问题的地方,更有能替我们小老百姓做主的政府,一定有为老百姓办事的法律机构和媒体。

21号下午发生此事之后,本人寻求村委会解决,直到23号我不得已找到镇包村干部后,在包村干部电话给村委要求解决此事后,24号村委通知解决协商此事,通知是下午,直到晚上才聚集当事人在村委解决此事,协商期间,参与占我自留地人员杨清石一嘴胡言乱语,他强词夺理的说未占我家土地,而且拒绝道歉,更是大言不惭的说到:“要赔偿没有,拒绝道歉。”而我多次要求村委会去现场查看均遭到拒绝。也许村委会觉得只是小事而已,的确,占了一点地对于你们也许是小事,但对于我而言,那是居家生活的资本,即便是小事,但侵占良田,至少需要告知我,连最起码的做人公德都已丧失,还谈什么天理呢?已经是事实清楚的侵占行为,为什么杨清石还是那样嚣张的叫嚣着?为什么杨清石拒绝道歉赔偿呢?邻里之间,和睦相处是必然,但和睦是建立在彼此的信任和尊重之中,我快70岁的人了,至少应该获得这份尊重,最起码你们侵占我的自留地,道歉是必不可少的吧?为什么还是那样的嚣张,难道是因为你绑着几个合伙的承包者,抑或是因为承包人可以左右政府的决定?无论如何,你侵占了,你得赔偿,你未经允许的强强行为,就得负责,就得道歉,这是必须的。

    特荐精彩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

    最新资讯分享

    热点新闻资讯